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>

家暴的心理根源

更新时间: 2019-06-25

  钱多多心水论坛193333,以前有篇报道,是说陕西某地有一22岁青年在家,父母为救他也被烧伤,他是独子,是父母唯一的希望。原因仅仅是父母经常为家务事争吵,他竟不堪忍受;曾对他人说,这让他感到很难堪。那天晚上7点,父母又争吵起来,他从邻居家回来,试图劝阻父母,但不起作用。他一气之下,用汽油浇了全身引火,演出一幕人间悲剧。他是非常自私的,为了面子,为了逃避自己不满意的父母与家庭而死。当然他是觉得活着没意思的,这也是文化落后必然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吵闹是一种生活方式,孩子们常看到父母争吵,很难见到别人家大人吵架,以为没面子,见不得人。有妇女说:“不吵不热闹”,她从二十来岁结婚吵起到了五十多岁仍不想停止。任何人都需要刺激,否则就活不下去。吵闹也是一种生活需要。在美国有一对老姐妹,在一起生活了很久,与别人很少来往,当其中一个死后,另一个就得了严重的抑郁症。因为她们的主要刺激来源(也称强化源)是双方的口角与唠叨,由此获得消极性注意。当这种注意消失之后,未能适应的老妇的全部行为中便只剩下刺激的回避了。这不是爱的损失,而是刺激源的损失。

  有一湖南学生问:我是一个中专学生,从我记事的时候起,我的爸爸妈妈就老是吵架。他们那无休止的吵闹像一团无情的火烧灼着我的心,令我痛苦万分。我在外地读书,一离开家我就思念父母、想念家;可每次放假一踏进家门,父母的吵闹声就象迎头泼来的冷水,令我心都凉了。十几年的操劳使父母两鬓发白,可他们还要吵架来增加生活的压力,这是为什么?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我的父母真的很累,我不希望他们老被一些不愉快的情绪所困扰,我想让他们过上轻松的日子,有什么办法可以使爸爸妈妈不再吵架,让我们家变得温馨呢?

  吵架是心理平衡的需要,是最能让人们接受的行为方式。在一般情况下,只有相对平等的人之间才会吵架,学生很少和老师吵,员工不会和老板吵,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。许多在外面受了气的夫妻,回到家里彼此或对孩子家人发火,名义上是为家务,实际上是要出气,为求得心理上的平衡。父母吵架会有多种原因,生活习惯、行为方式、思想意识(权力欲),甚至性生活差别等等。适应的吵架不会增加生活的压力,反是一种独特的休息。不吵不闹也许会很累,心累会得病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对于父母已经习惯了的,不要企图阻止或改变,更不要以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父母。孩子无法选择父母与养育了他的家庭,承认现实并去理解父母,就不会感到“痛苦万分”了。他父母可能都是容易激动、性格外向的人;没有互补性,谁也不让谁。孩子能做的,是让父母吵架时能理智些、文明些,不伤和气,不危及家庭关系。不要劝,只要当好裁判,适当引导文明理性。

  父母吵架是很正常的,没有争吵,“相敬如宾”倒可能有危险,问题在于如何科学吵斗即能解决矛盾又不伤感情。1969年,两位美国心理学家合写了一本《亲密的敌人》,提出了夫妻公平吵斗的十项原则。这不仅适用于父母,也适用家庭其他成员之间,甚至同学之间。这些原则是:1、不许使用“测心术”,不许推测对方动机。2、只能集中于目前发生的问题,避免提及以往的事情。3、一次只限为一件事争吵。4、不许互相漫骂。5、在提及另一件事之前,必须对现争吵的每一点做出回答。6、对“事实”看法不统一时,要提出理由与根据。对“意见”不能达成共识时,应承认现状。7、只许动嘴不许动手。8、从心理上拒绝吵斗,拒绝说过去。9、尽量肯定对方正确的方面。10、尽量在限定的时间内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  在这些原则中最重要的是在吵斗时不推测对方动机。推测是判断,若不能穷尽所有可能性,推测就难免片面。片面的认识产生幼稚的情绪,并导致盲目的行为。由于绝大多数人不具备客观的认识对方的能力,为了不发生误会,避免推测对方动机就极为重要。但许多人是做不到的,因为思维方式是原始的,没有改变。

  不在吵斗时推测对方的动机,并不是放弃推测。事过之后,平心静气的不受干扰的去思考对方的动机,也是一种理解的方法。若把一个复杂的过程简单化,不免产生幼稚的感情。只有把推测到的动机与行为人的过去作比较,不断的修正,才可能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。这里最有害的是片面,许多当事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。思维受潜意识支配,大多数人没有科学思维修养。

  吵架多是由于不能相互理解而引起的,家庭暴力也多出于缺乏理解。报道旧事:一天晚上,西安西京下岗职工杜某心情不好在家喝闷酒消愁,这时从客厅传来上高中的女儿的笑声。杜觉得女儿在嘲笑他,心里很不舒服,便把女儿叫来责骂。女儿不高兴,说她是看电视为剧情笑;杜认为女儿顶嘴恼羞成怒,和女儿打起来。杜妻跑来劝架,杜失去理智揪住妻的头发。这时女儿掐住杜的脖子,妻子抓找杜的鼻子,不一会杜突然松了劲。她们以为他昏过去了,把他抬上床休息。第二天上午,杜妻做好饭,让孩子叫他才发现不对头,“120”赶到说已死亡多时了。

  喝酒是一种习惯,有说“无酒不成席”,酒可以激发热情,能一时逃避焦虑、抑郁和烦恼。但借酒消愁往往愁更愁,喝闷酒对身体危害更大。杜某是酗酒者,不能容忍女儿的笑声,想要女儿和他一起愁。看别人高兴就嫉妒,是心理不健全的表现。酗酒本身也是一种炫耀,要表现自己与众不同。杜某的行为(在厮打中一口咬住女儿的右手)不是丧失了理智而是失去了伪装,重现他真正的自我。

  国外有研究称,酗酒者有五个特点:一、都是自我中心思维(如儿童),经常寻找表现自己的舞台,不管别人是否方便。二、大都缺乏耐心。三、脱离现实,生活在虚幻的世界里,容易想入非非。四、有罪恶感,并认为有道理。五、非常孤独,借酒消除隔离感。这些观点并不完全,根本原因是生理上的。

  此例的结局是母女俩被逮捕,有故意杀人之嫌,检察院的理由是:发现该女生的日记中有对其父“恨之入骨”的情绪,只因杜酗酒后常向母女俩“发酒疯”拳脚相加。她的日记中有:“他(指其父)今天竟然打了我的小狗佳佳,佳佳被卖那天便是他人头落地之时。”媒体报道有个女人为爱狗而离婚很稀奇,但为狗杀父绝不那么简单。工薪家庭,父亲是主要经济来源,她不是故意。

  中国文化传统认为“棒打出孝子”,这是错觉,实际上可以打出孝子也可以打出杀父母的逆子。家庭暴力最有传染力,(遗传因素),她儿时得不到起码尊重,经常遭父亲打骂。在十几年里杜某打妻子打女儿培养了仇恨,培养了暴力强权思想,妻子娇惯女儿,以女儿为依靠为寄托抗衡男人。女儿长大了,男人老了,母女俩开始报复。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,在动物世界这是道德的,在强权社会也是道德的。
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所有的家庭暴力不论杀父的、杀母的、还是毒杀全家的,都是家庭自身培养的。报道旧事:安徽农村14岁的女孩胜美毒杀全家。她有两个姐姐(20岁和17岁),父母都很能干,是有名的富裕户。她8岁时,从楼上跌下来,头在土地上砸了个窝窝,虽然没有外伤,但从此经常头痛。案发后胜美说:“是的,我是爱看电视,尤其爱看动画片。但我有时确实感到头痛,而且头痛的时候就想喊叫、想骂人,可越叫头越痛,家里人听见我叫就骂我。于是我只好忍着,再也不跟他们说了。另外,我又怕叫多了父母要带我去医院,因为我最怕打针……因为我说实话姐姐们不相信(说她是撒谎),同学们也不相信,我也懒得说实话了。我越说实话,她们越骂我、打我。我和她们越来越处不好,于是我干脆就不念书了。”

  脑受伤会引起行为甚至人格变化,这类病例并不少见,但胜美的行为是家庭暴力促进的。她说:“她们吃好的、穿好的,把穿旧的衣服给我穿。(这是传统因为穷而且也是美德,她不理解)。……她们的东西放在家里从来不让我碰,碰了就要挨打。……有一次,二姐见我在嚼什么,知道我是自己买吃的,问哪来的钱,我不作声,两个姐姐便拳脚相加……”。6月1日那天,胜美又从家里“拿”了钱,到小镇上买《故事会》及文艺杂志,回家后姐姐看见就夺走了。她俩看完后不仅不给她,还当着她的面一边撕书,一边大笑气她。她终于下了毒手。

  在拘留所,她没有悲痛,没有眼泪,没有内疚之情。她讲述整个过程如同讲述别人的故事,她说:“如果父母没死,两个姐姐死了,父母肯定还会打我,都死了,也有都死的好处。”强权文化中的家庭崇尚暴力,强迫服从。丈夫打骂训斥妻儿,母亲斥责儿媳妇,大孩子打骂小孩子,小孩子只好在小动物身上出气……体会强权的快乐。胜美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她的行为完全是从家人那里学来的。学骂人和学说话一样,如果成年人都不骂人也不训斥别人,孩子们从未见到过,也不会知道它的妙用,甚至听不懂是在骂人。有个研究报告说:在北美的沙那塔支斯部落社会里,没有明显的攻击行为,没有过战争,连一次关于谋杀的官方记录都没有。

  人是环境造就的,由不得自己。胜美是个孩子,又是个头脑受过伤的孩子,她没有得到爱,也就不会爱。当她把暴力返还给培养她的环境时,许多成年人反而感到不可思议。实际上许多成年人也一样缺乏爱心,没有爱心就不能理解别人。胜美在家最小,但不被宠,因为她是多余的,父母想要个男孩。有些人不太重男轻女,但都比较宠爱最小的。有个女子M在家最小,上有四个哥哥,从小被娇惯、被让着、被迁就,被爱的过份也就特别自私,(以性格自私为前提),稍不顺心如意就大哭大闹。她不能理解别人,也创作了悲剧:与丈夫分居,逼孩子自杀……。

  M从小养成霸道习气,没有将心比心的能力,说话很呛人。在工作单位没人敢和她开玩笑,也不愿与她多说半句话。她觉得人家怕她,为此自鸣得意,觉得是一种能耐。女人太霸道了找对象难,M直到30岁,经过伪装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温柔,终于结了婚。结婚后她旧病复发,尖酸刻薄的话常从嘴里冒出来,甚至闲谈的时候,她也让丈夫不堪忍受。她一讲话,丈夫必须是忠实的听众,不能插话。她生了儿子和女儿后,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母爱,丈夫(知识分子)实在无法忍受与她分居。(当时两个孩子还未上学,他经常来看;以后每月按时送来生活费,孩子有时也去看他,但不许在父亲那里过夜,这样的关系维持了20多年)。

  有一年9月的一天,女儿又挨了母亲一顿嘲骂后,忍不住提出要和爸爸住在一起。M火冒三丈,指着女儿的前额骂道:“你这个小不要脸的,这么多年你吃我的穿我的,到现在你长大了,用不着老娘了,就想一脚把我踢开,你瞎了你那个狗眼!你把这么多年来我花在你身上的钱都还给我,要不然,你走出这个门非叫车撞死不可!”那年女儿21岁,没考上大学,也还没找到工作,心情本来就不好。M的话极大地刺伤了她的自尊心,她愣了一会儿,转身进屋关了门。M还不解气,对着门大骂:“小不要脸的,你去死吧,你去跳楼吧!”M越骂越起劲,就在M唾沫星飞溅之时,外面传来一声闷响,接着响起一片惊叫声和跑步声。M到窗前往下一看,女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……

  女儿死后,M的行为没有丝毫改变。儿子成了家,有了孩子,还和母亲住在一起,继续承受M的刻薄。那年儿子下岗在家,与M的磨擦也就更多了。5月儿子被迫切腕自杀了一次,8月的一天,妻子带孩子回娘家,临走时还劝他“不要和妈吵。”但事与愿违,两人又为买菜之类的事吵起来了,儿子抽着闷烟,内心痛苦极了。M从厨房走出来,尖酸刻薄地骂道:“少用自杀来吓唬人,你有本事别下岗啊!你看人家,有当官的,有发财的,谁像你这个窝囊废,还动不动寻死上吊的……告诉你,要死,死利索点,别给别人麻烦!”儿子听了这番叫骂,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刹时一片空白。这个高大的30来岁的汉子踉跄地走到窗前,对母亲说了句:“你真让我伤心!”M冷笑道:“瞧你那熊样,敢往下跳吗!”话音未落,儿子一跃纵身从5楼上栽下去……(被三楼和二楼的凉衣物架阻挡,改变了落地部位,没有死了,成为残疾)。

  M辱骂儿子时,片面的认为他不会自杀,觉得儿子虽然下岗了,但媳妇贤惠,孩子可爱,生活的还完美,比她活守寡要好多了,不会舍弃这些去死。女儿死后,M也悲痛过,大哭过,但她的思想方法之唯心片面依然如故。不能理解孩子,不能理解高考落榜与下岗的痛苦,只缘于她性格自私且没有爱心。M有点虐待狂心理,这类人把妻子(丈夫)儿女视为自己的物,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。

  科学研究发现:大脑前额有个区域是专管不乱说话的。若受伤或发育不好,就会想什么说什么,根本没有道德观念。M根本不顾及别人感受,可能是因为这个区域生理异常。M的丈夫是个非常内向的人,很可能是抑郁者。M表现为极端自私与躁狂,俩人都是5-HT低于正常值。自杀可以是遗传的,如此悲剧不可避免!

  报道旧事:有个乡村医生是偏执虐待狂,他在家如皇帝像恶魔。他想发大财做了几次生意都失败了。他认为命不好,归罪于老婆是个“丧门星”,他变着法折磨妻子,用皮鞭抽、棍棒打、钳子拧、烧红的铁棍烙……自鸣得意:“这是我的新发明、新创举。”他还逼三个孩子打母亲,孩子不忍下手,他就打孩子。高兴时,他让妻子孩子趴在地上学狗叫,学的不认真就用皮鞭打。孩子们常为母亲给他下跪求情,他更是咆哮着:“你们这些兔崽子,也敢和我不一条心,看我不打死你们!”接着孩子的鼻脸便“开了花”,鲜血直流。有个下午他……妻开始还能痛苦的大喊“救命啊”,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(但从未有人来劝架!!)不一会就昏过去了。“皇帝”用烧红的铁棍在她大腿上烙,整整一个下午,她几次昏死过去。孩子们乞求“妈妈不行了,快送妈妈去医院吧!”“你们这些孽种,还敢可怜她?”他气急败坏的叫着,把三个孩子全都打得鼻青脸肿,并厉声威胁:“谁出去报信,就弄死谁!”天黑时,儿子趁上厕所之机翻墙而出,到派出所报案……经医生初步诊断:皮下多处出血,局部已经坏死,下肢股骨骨折,胸部肋骨骨折九根,呼吸功能受限,处于危险期。医生说,这种情况实属罕见。

  虐待狂的内心是孤独的,是渴望爱、关切、体贴和顺从的。他离不开被虐待者,没有虐待的对象他就可能活不下去。他是要统治她们、驱使她们、折磨她们,而不愿消灭她们。这是佛洛姆的理解,可能有些不全面。虐待狂起源于强烈的嫉妒,把在社会上无法实现的统治欲望改在家里来实现。希特勒认为:统治的欲望是强权生存,是一种合理的生理现象,是人的天性。他是偏执狂,精神病患者,全无人性的野兽。前苏联小说家巴贝尔说,内战时与他共事的一位军官在活活的踏死了其上司之后,对他讲:“你只能结果某个家伙……但伤害不了灵魂,你触及不到他身上灵魂出没的地方。我可不怕费神就一次地结果了那家伙,把他踏在脚下,活活折磨他一个多小时。要弄明白生命到底是什么玩意儿,人的生命象什么模样。”这就是虐待狂。过去中国有活剝人脸皮的,有许多这样的残忍的方法。

  虐待狂的暴力行为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关。有个女孩写信讲:我是东北一个17岁的女孩,从小生活在一个暴力的家庭。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妈妈恩恩爱爱的情景,我脑海里印下的是:爸爸打妈妈,撕妈妈的衣服,把妈妈打的遍体伤痕。爸爸把妈妈管得很严,规定他下班进家门,妈妈就必须把饭做好,否则又是一顿打骂。我们在家里总是小心翼翼,生怕做错了事。爸爸对我们限制很严,吃饭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吃完,他休息时谁也不许发出一丁点声音,他的东西我们不许碰,看电视除了他谁都不能去选频道……一有违反就遭打骂。我很羡慕别人家和和气气、欢声笑语的生活。在我的记忆中,我们家从来没有快乐,总是气氛紧张。就是过节,爸爸也是绷着脸的。我甚至羡慕那些孤儿,没有父母亲都可以得到社会的温暖。而我们有亲生父母却常常遭到打和骂。爸爸打得手发肿,妈妈耳朵被打得变了形,我们孩子脸被打得跟面包一样,嘴打烂,牙打碎,眼充血。你以为我爸爸一定是没有文化的粗人吧?不,他是大学里的老师,有学问,喜欢艺术品,工作非常出色,他授课很受好评。他对学生和朋友很合善,又是给钱,又是给东西。他很能干,把我们的衣食住行安排得井井有条,还会做衣服,打毛衣,妈妈反而不如他。妈妈是个胆小怕事的人,一贯逆来顺受,看到我们挨打也从不劝阻,她在家里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我们。我们曾劝妈妈同爸爸离婚,可爸爸不同意。我还想过去法院告爸爸,可他毕竟是我的生身父亲哪!我曾离家出走,被找回来又遭毒打。我也想过死,可我又不甘心。这样的家我真无法忍受。

  这女孩讲述的如果都是事实,没有失真与夸张,那么她爸是具有虐待狂心理的教师。香港媒体也曾揭露了一位这类教师,他在家里殴打妻子时,被事先布置的电眼录了下来。录像暴光后,人们大吃一惊,竟有这样的两种面目的人!那位东北教师小时候很可能也是整天挨打受气的,整天看父亲打骂训斥母亲,看父亲享受权力,享受伺侯。他上小学时可能也看惯了老师训斥学生,校长训斥老师及家长。他经常看到大孩子打骂欺负小孩子,听小朋友讲各家男人打女人的故事。到了中学,学了历史,崇尚权力的帝王思想就在他的头脑中扎下了根。时,他可能参与或至少看到许多强权暴力事件,听到许多享受权力的极有诱惑力的故事。他也可能是封建道德的最坚定的维护者,主张并实践“三从四德”的行为模式。也许他头脑里曾有过一个帝王梦,但只能在家里,在他的王国享受施展强权的快乐和尊严。

  有艺术修养与虐待狂心理并不矛盾,希特勒喜欢绘画、音乐,有高明的讲演才能和组织能力。若没有一点才能,没有点特别的能力就不会过份自信,就不会做帝王梦。只有自认为是个“帅才”,才可能有怀才不遇之感,才可能会在权力所及的范围内模拟帝王行为。虐待狂的社会顺应可以达标,社会道德要求的社会行为都不会出格。但在家打女人专打屁股大腿,出了门还会装出爱妻子尊重妇女的模样。

  凡具有虐待狂心理的男人大都不愿离婚,如那铁路工人。若没有被虐待者存在心理就无法宣泄,不得平衡。在这种情况下,所谓爱的感觉只有当彼此的关系要瓦解的时候才会出现。他大权在握时,也会对被虐待者表示爱,这爱是由他的统治而起,用物质、奖赏、爱的保证、机智才华的炫耀,或关心照顾来收买对他的忠心。虐待狂有三类,一类是想使别人依赖他,并有绝对及无限制的权力来控制别人,将它人视为自己的工具。上例属于此类。另一类不仅要控制,还要进一步驱策、利用,甚至瓦解被虐待者们,有时亦用说服或合作来决定别人,包括精神上的。希特勒属于这一类。再一类是愿意使别人痛苦,更愿意看他们痛苦,主动地困窘、羞辱及伤害他人或愿意看到这种场面。前面说的那个乡村医生属于此类。

  唯心主义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说侵犯冲动是人的本能,人都有犯罪的欲望。这是片面的理论,自恋不等于侵犯,侵犯是学来的。理解暴力家庭是很痛苦的,只有理解了才可能避免出现更多的悲剧。一位美国大学生(20岁)说:“直到现在我才能够理解并评价我的父母。他们努力解决他们的中年危机,如同我们要努力解决我们的……危机一样困难。在过渡时期,我们大家都需要格外的支持和爱情。”对他人幸福的日益关注是一种自我感觉的扩大,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。了解他人从自我了解开始,要认识到他们是环境造就的。理解家庭是认识自己与他人的重要途径,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理解家庭关系就能理解社会。(作者郭霖授权发布)